首页
 > 

交通违章

 > 正文

北汽上市:十年磨一剑

  • 编辑时间: 2020-02-24

2014年12月19日上午9:30分,香港证券交易所。

随着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敲响铜锣,北京股份港股正式挂牌上市,意味屡经10年“磨难”的北汽上市终于梦想成真。不过对北汽而言, 无人机拍摄 上市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未来道路难言轻松。

艰难抉择

在上市挂牌仪式上,徐和谊用“十年磨一剑”来形容北汽10年上市征程的艰辛:曾四度筹谋上市,前三次均以失败告终;几度修改上市路径,由局部上市到整体上市再到分拆上市;在上市通道选择上,也在H股、A股、H股以及H A股之间连续变更。

2004年8月,北汽“掌门”徐和谊首次透露北汽正在筹划上市。遗憾的是,彼时的北汽受负债所累,股权结构不明晰,而且北京现代成立尚不足一年,上市的条件远未成熟。

2007年5月,北汽股份的前身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首次对上市方式进行陈述,选择的地点是香港。然而,随后到来的金融危机令上市计划再度搁置。

2008年3月,徐和谊表示将在内地A股上市。此后的几年时间内,北汽一直沿着该方向进行上市方案的设计。2010年9月,北汽股份正式挂牌成立,并宣布放弃整体上市、采取资产打包加快上市步伐,同步实现A股、H股的上市。但北汽始料未及的是,2012年10月,A股暂停IPO,令北汽不得不改变计划:先登陆H股,再实现A股上市。

为了迎合与A股完全不同的H股上市要求,北汽股份对旗下资产进行了一系列的剥离和调整,至IPO前期,北汽股份基本只剩下五大业务。2014年下半年,北汽上市进入倒计时。7月2日,北汽股份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资料。在半年的等待后,12月中旬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IPO通行证,北汽上市终于尘埃落定。

资本之渴

尽管在港上市并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北汽不愿再继续等待。近几年来,北汽动作频频,在全国展开大量收购兼并,不断扩大势力范围,上市圈钱就成了北汽实现这些计划的前提条件。

一方面,近年来连续不断的收购和生产基地建设导致大量资金缺口。以外界熟知的几例收购为例:2009年12月,北汽控股以2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北欧知名汽车品牌“萨博”核心知识产权的收购;2013年11月25日,北汽收购昌河,虽然收购价不到一亿元,但规划的未来投资却高达130亿元……除了一系列收购之外,北汽近年来还加大了生产基地的建设,如2011年6月20日动工的黄骅汽车生产基地一期投资就达到50亿元,累计投资达到100亿元。同时,北汽还启动了大飞机项目。

另一方面,北汽自主品牌发展急差钱。由于起步较晚,北汽自主品牌投放市场的多数产品尚未到回报期,处于连年亏损状态,仅2013年亏损就达到27.5亿元。同时,北汽自主品牌的未来发展也需要大量资金支撑,如果不能得到资金的持续注入,再庞大的自主品牌战略也是“无米之炊”。

现如今,北汽成功上市后,有了一笔可供使用的巨额资金,不仅可缓解燃眉之急,还可以大力发展自主品牌,摆脱对外资品牌的过度依赖。北汽招股书披露,总集资额的10%将用于北汽乘用车研发;5%用于发展销售网络推广北京汽车乘用车;15%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意味着,本次所募集资金中至少有24%将向自主品牌输血,作为主营业务且相对羸弱的自主品牌板块,无疑是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全新考验

上市也许是新一轮挑战的开始。上市后北汽股份成长空间能否激活?由绅宝、威旺和北京牌组成的自主品牌阵营仍处于亏损状态,北汽能否凭借资金实力弥补其在自主品牌方面存在的不足? 虽然上市能够为北京汽车募得上百亿元左右的资金,但按照北汽战略规划,100亿元的资金额度显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对于北汽来说,资金远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作为车市后来者,2012年才推出第一款自主品牌车型的北汽,如何在巨头林立的市场中突破发展,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从长远来看,上市对北汽影响最大之处还是管理体制的变化。北汽上市之后,必须用更加市场化的机制来运营企业,这对北汽也将是不小的考验。

“眼下,北汽最需要做的是,务必静下心来,将集团内部各种资源不断整合、聚焦,努力让上市获得的各种资源发挥到极致。如果上市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过去这10年跌宕,也值了。”某资深人士语重心长地说。